尊亿国际娱乐网站

四年的酒

时间: 2019-05-15 热度: 43

文/朱早

我大学同寝室脚抵脚同睡上铺的同学阿童,突然就去了美国。早上微信里看到,美国独立日的当夜,他独自在美国一个叫南本德的小镇上,红烧了一条大鲳鱼,做了一个榨菜肉丝汤,外加一盘炒青菜。一瓶威士忌孤独地矗立在两菜一汤中间。那个小镇有几万人口,地处美国中部的印第安纳州,似乎十分遥远。

就是这么一个定格的镜头,一下子叠印出了30多年前我们在杭州大学读书时12幢520寝室8个室友桌上的景象:8个搪瓷碗,8个荤素菜,用?#20154;看?#26469;鲜啤酒,倒进搪瓷杯、玻璃杯,然后乒乒乓乓响一阵子,几声喊叫,间或夹?#26377;?#36208;调的吉他声……我在杭州大学的四年!

仿佛,走进校园,是从一杯酒开始的。

记得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已在杭州师范学院(以下简称杭师院)物理系读大二的大哥夸张且略带羡慕地对我说:“杭州大学很大的,校园从这条街横跨到那条街。”杭师院在文一路上,?#21483;?#30456;距不远。

那天下午,在家里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我就被临平镇上的同学叫去,坐上开往杭州的9路公交车,在乔司下车后,去了乔司农场另外一个同学家里。当晚,我第一次在同学家里吃饭。第一次,我喝了一杯橘子露汽酒,就醉了,夜宿同学家中。

第二天回到家里,家人详细询问了我的行踪,什么也没多说。事后知道,这次“离家出走”让家里乱了套。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,刚考上大学的儿子,怎么忽然就不见?#22235;兀?#27597;亲还跑到镇东独木桥的一个盲人算命先生那里。先生掐掐算算说,你儿子是往南走的,自己会回来的。于是家里混乱的局面稍微安定了些。

进校后寝室第一次聚餐,是与我同睡上铺的阿童张罗的,他是最?#19981;?#21917;酒的。而他的下铺,来自金华的伟建是滴酒不沾的,且十分喜爱整洁。阿童喜交友,常去隔壁学校或者其他系的同学、老乡那里喝酒,夜深回来爬到上铺后便会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。每回都是下铺的伟建兄弟端脸盆,擦桌子抹地,也不见怨言,脾气出奇地好。

1985年的“五一”劳动节,我和阿童骑自行车去上海旅游。回来的时候,我们沿着杭州湾的战备公路骑到嘉兴乍浦,用身上最后的几块钱,买了一瓶二锅头和几块豆腐干,在?#39184;?#19978;爬进渔民架起来捕鱼的茅草棚子,在棚子里就着豆腐干喝着二锅头。因为实在疲劳,两人昏昏睡去。不想一觉醒?#30679;?#33050;下已是一片浑浊的海水,海滩上空无一人。我们也不急,依旧就着豆腐干喝着二锅头,直到夕阳西下,海水退去。

有一年的中秋,恰逢全省大学生文艺会演。我哥是杭师院大学生合唱团的,给了我一张票,希望我去看他的演出。我坐了公交车到浣纱路,徒步到杭州市工人文化宫。因为坐在后排,实在无法看清。但当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的歌声响起的时候,我知道他在舞台上。看完演出后,我回来独自去食堂买了几个菜,又坐公交车去学校叫上他,再一起坐公交车回到寝室。此时,天也黑了,室?#35759;?#21507;完饭去教室晚自修了。倒好两杯啤酒,碰杯的刹那,中秋团圆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杭大南门外的西溪路上,有个杭大新村,住着众多杭大的教授、学者。大学最后一年,给我们上新闻写作课的王欣荣?#40092;?#35201;走了。说是要调回山东,去山东省社科院文化所,专门做他的巴人研究(他的代表专著为“巴人研究系?#23567;薄?#22823;众情人传:多视角下的巴人》《王?#38382;?#24052;人论》《巴?#22235;昶住?#31561;)。那时还没有专业的搬家公司,他请我们几个同学帮他搬家。我们将纸板箱送到城站火车?#23601;?#36816;后,王欣荣?#40092;?#19968;定要请我们去他家里吃晚饭,说师母都烧好?#20849;?#20102;。?#40092;?#25343;出一瓶白酒。我第一次听说还有一种“四特”酒。?#40092;?#35828;,这是他下放江西干校时买的酒,存了很多年了,是江西的名酒。只是那时我们年少知?#24120;?#21917;?#29228;鲜?#30340;酒,没有体会出那种惜别的滋味。

杭大1958年曾设立过新闻系,后院系调整被撤销了。1982年恢复新闻教育时,只是一个专业,正式的名称是“中文系新闻学专业”,中文系的其他两个专业是语言文学专业和古典文献专业。于是,在中国古典文学这门课上,我们和另外两个专业一起合上了两年大课。这两年中,我在文学的世界里也算是品尽了不同的酒味:有的很婉约,?#28909;紜?#27987;睡不消残酒”;有的很豪放,?#28909;紜?#20116;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;有的感慨万千,曰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。

520寝室8个人,来自浙江不同的市县。?#30475;问?#20551;、寒假回?#30679;?#22823;家都会带回一些土特产。其中就有不同种类、风味的当地土酒。就是不喝酒的,也会带上几瓶,这似乎也成了520寝室的规矩。

在文学和校园生活的觥筹交错之中,在懂与不懂、感知与未知之间,忽然就走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,大家各?#22025;?#19996;。我被分配到杭州电视台做了记者。记得我第一次采访是去部队,采访结束后留在驻杭部队的师部餐厅吃午饭。当时我初出茅庐,不知深?#24120;?#32463;不住劝,几碗白酒就下去了。走出餐厅,刚到吉普车前拉开?#24471;牛?#23601;一阵头?#25991;?#30505;倒下了。醒来已是在城西翠苑宿舍,傍晚宿舍空无一人,恍惚之间,好像还置身于杭大12幢520的寝室之中。

从那以后的岁月里,我喝过无数的酒,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场合,与不同的人,在不同的环境下,和着五味杂陈的?#37027;欏?#19981;过,我再也没有喝到过、喝出过杭大中文系四年里,12幢520寝室中喝酒的那种味道了。


作者:朱早,杭州大学中文系新闻学专业1982级本科生,现为金成房产集团副总裁。


作者: 朱早
尊亿国际娱乐网站 北京塞车pk10直播怎么买 最新版百人棋牌 香港时时彩开奖查询 赛车pk10走势软件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秒速时时是哪开的 云南时时中和值走势 娱乐平台注册入口 九龙娱乐是诈骗吗 六肖彩霸王